抗体验证:IHC 成功的关键

与我们的成像和免疫组化负责人 Will Howat 交谈时,他对 IHC 过程提出了深刻的见解。​​

​​成像和免疫组化负责人 Will Howat

我们希望研究人员能够聚焦于对他们最重要的事情 - 即研究本身。这是我们为科学家提供他们可信赖产品的原因所在;产品能够发挥预期效果,并且不会导致时间和资金的浪费。也正是基于这一点,我们对抗体生产方法进行投资,以确保批间重现性和验证方法,从而为我们的客户提供高质量、特异性的抗体。为了解更多关于 Abcam 在改进抗体验证方面所做的工作,我们与 Abcam 成像和免疫组织化学负责人 Will Howat 进行了一次交谈。


能跟我们讲一讲您加入 Abcam 之前的科研生涯吗?

我的学术和行业履历非常丰富,我首先在南安普敦大学著名的组织病理学中心获得病理学博士学位,然后在南安普敦大学哮喘研究部从事更专业的细胞生物学研究。后来,在 Wellcome Trust Sanger 研究所开展一项试图创建小鼠组织图谱的项目,之后我在英国剑桥癌症研究所建立和管理组织病理学/ISH 核心机构。我的职业转变源于加入阿斯利康,在肿瘤 iMED 的转化科学部担任分子病理学组的团队负责人。

您在 Abcam 担任的角色是什么?

我是影像学和免疫组织化学负责人。目前在全球 3 个研究中心:英国剑桥、中国杭州和美国伯林盖姆负责 Abcam 的流式细胞术、免疫细胞化学和免疫组织化学。我的工作重点是确保生产高质量、经验证的 Abcam 产品目录抗体。

Abcam 使用哪些技术或方法进行产品验证?

我们的科学家会对现有的文献进行广泛的研究,以此确定具有表达或细胞培养处理能力的最佳细胞系/组织,用于诱导我们目标蛋白的表达,然后使用这些细胞/组织来确定产品验证。我们对所有产品都进行了审查,以敏锐地确定目标蛋白在预期细胞中的定位,如果认为产品不具有特异性,则丢弃亚细胞位置和产品。

您如何确保 Abcam 的产品能够为研究人员提供他们可信赖的可供发表的高质量图像?

我们在新产品的验证中使用了多种方法。包括在抗体开发和免疫组织化学用 RabMAb® 产品开发的 QC 阶段对多正常人体组织微阵列 (TMA)、多肿瘤人体 TMA 和大鼠/小鼠 TMA 进行染色。同样地,我们不仅在 ELISA 中,而且在 Western Blot、流式细胞术和免疫细胞化学中对我们的产品进行了筛选,以确定它们最适合(或不适合)哪些应用,并将此数据录入数据表。

研究人员如何访问产品检测数据?

请联系科学支持团队;该团队可联系验证团队,以提供任何现有的额外数据。

展望未来,您是否正在采取措施进一步完善产品检测?

当然,但这就说明问题了。严肃地说,我们正在寻求将我们的抗体 KO 验证范围扩展到免疫组化以及目前的 Western Blot、免疫细胞化学和流式细胞术的方法,使我们的研究人员能够选择在 IHC 中经过 KO 验证的抗体。我们希望这不仅能增加我们研究人员对我们产品的信心,还能缩短他们自己在实验室的验证过程。

研究人员是否还应关注成像和 IHC 范围内的其他发展?

未来,我们将在网站上增强我们的图像,并计划在我们适用的 IHC 产品系列加入更多的双重染色。


如果您有兴趣更多地了解我们如何验证抗体或我们正在如何提高抗体标准,您可以在我们的网站上找到更多信息。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