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ponin antibody (ab46794)

RabMAb® 兔单克隆抗体:优势

我们的 RabMAb® 技术使您能够获得具有高亲和力和高特异性的抗体。

低背景得益于其改进的靶标结合

高特异性则意味着您可以准确地靶向裂解版本的蛋白

高亲和力可确保在严格的条件下不损失信号强度

完美的免疫组化来自于高灵敏度和无损失的特异性

翻译后修饰检测的理想选择

已在多种应用中验证,如蛋白免疫印迹法 (western blot)、免疫组织化学 (IHC)、免疫细胞化学 (ICC) 和流式细胞术

在我们的 RabMAb® 一抗目录(14,000 多种抗体)中找到您的靶标


​​通常,大多数单克隆抗体是在小鼠中产生的,但是其抗体产生的 B 细胞不能产生所需的所有类型的抗体。为了克服小鼠 B 细胞的局限性,我们利用兔开发了一种独特的单克隆抗体开发方法:RabMAb® 平台。

与诸如小鼠、大鼠和鸡等其他物种相比,兔具有独特的免疫系统。兔有一个大型 B 细胞库,这意味着它们能产生各种各样的抗体。兔的免疫系统通过比小鼠和其他啮齿类动物更有效的机制来优化亲和力。我们可以用兔来生产这些高亲和力的抗体,甚至可针对在小鼠中没有免疫原性的抗原生产抗体。平均而言,兔单克隆抗体对靶抗原的亲和力比小鼠单克隆抗体高 10 至 100 倍。

由于 B 细胞库更大且更多样,兔抗体还能更好地区分细微的差异,如抗原表位变异,如修饰、突变和构象变化。RabMAb® 一抗结合了单克隆抗体的最佳特性和兔多克隆抗体的最理想属性:

 一些最受欢迎的 RabMAb® 一抗包括

低背景

作为单克隆抗体,RabMAb® 一抗可检测单个表位,因此不太可能与其他蛋白发生交叉反应。同时,我们观察到,在给定浓度的抗体下,RabMAb® 一抗与其靶标结合的亲和力更高,能够实现比小鼠 mAb 更高的信噪比。1 这一特性带来的优势是 RabMAb® 一抗在低背景下对其靶蛋白通常能够提供特异性和敏感性更高的检测。

​​图 1. A)使用抗 c-Myc RabMAb® 一抗 (ab32072) 对 FFPE 人结肠腺癌进行 c-Myc–IHC 检测。B)使用抗磷酸化 AMPK α1 (pS496) RabMAb® 一抗 (ab92701) 对 HeLa 细胞上进行 AMPK α1(磷酸化 S496)– IF 检测。

高特异性

虽然小鼠单克隆抗体也可以具有高特异性,但小鼠免疫系统通常不能识别抗原表位的细微变化,而兔免疫系统则可以。这就促使了高特异性抗体的产生,甚至是针对特定裂解版本的蛋白的抗体。

 2. 多个 PARP RabMAb® 一抗的比较。每种聚腺苷二磷酸核糖聚合酶 (PARP-1) 特异性抗体特异性识别特异性裂解位点,对非特异性裂解位点无交叉反应性。

高亲和力

就您的实验而言,高亲和力意味着您可以使用更严格的条件,而无需担心信号强度的损失,因此可确保在尽可能高的特异性下获得最干净的结果。

抗体亲和力通常以平衡解离常数 (KD) 表示,即抗体与其抗原之间的 koff/kon 比值,其中 KD 值越低表示亲和力越高。2 虽然大多数治疗性单克隆抗体的 KD 值在纳摩尔范围内 (KD = 10-9 M),但兔单克隆抗体始终表现出较高的亲和力,KD 值通常可达到皮摩尔水平 (KD = 10-12 M),有效地消除了进一步亲和力成熟的需要。3

表 1. RabMAb® 一抗与常用治疗性抗体生成抗体的亲和力(KD 值)比较。

RabMAb®

KD (M)

治疗性 MAb

KD (M)

ER

1.28 x 10-12

Herceptin

5.0 x 10-9

ID1

2.82 x 10-12

Rituxan

8.0 x 10-9

C29

9.57 x 10-11

Synagis

1.0 x 10-9

TNF-alpha

1.25 x 10-11

Remicade

2.0 x 10-10

IL-1-beta

1.99 x 10-10

Avastin

5.0 x 10-10


完美的免疫组化

RabMAb® 一抗提供了更高的灵敏度,同时不会损失特异性,使其成为诸如福尔马林固定石蜡包埋 FFPE 组织的免疫组化 (IHC) 等苛刻应用中的理想选择。

RabMAb® 兔单克隆抗体允许更高的工作稀释度(平均 5 至 10 倍),并与各种组织固定工艺兼容。我们始终在使用 FFPE 组织构建的人淋巴/淋巴瘤组织微阵列 (TMA) 上检测 RabMAb® 抗体,以进行免疫组织化学染色。

​​图 3. 丙酮固定的成年小鼠齿状回冰冻切片上主要 NeuN 抗体的比较。A)主要小鼠单克隆抗体按 1/200 比例稀释后显示抗体稀释不能降低背景。B)抗 Neun 抗体 [ERP12763] (ab177487) 按 1/4000 比例稀释后显示特异性染色,背景极少。

​​

翻译后修饰检测的理想选择

兔具有独特的免疫系统,可使它们产生抗小分子、脂质和聚合物中存在的小表位或抗原表位的细微变化(如翻译后修饰或单个氨基酸替换)的抗体。RabMAb® 一抗可提供与修饰靶标的高亲和力和特异性,与非修饰位点的交叉反应性最小。

兔抗体识别小表位的能力解释为成功识别翻译后修饰(如磷酸化、甲基化、乙酰化、类泛素化)。此外,许多小分子化合物和多肽在小鼠体内并不能引起良好的免疫反应,但在兔体内却能引起良好的免疫反应。

图 4. RabMAb® 一抗检测特异性磷酸化位点。A)磷酸酪氨酸 (pY):(ab68470)B)磷酸丝氨酸 (pS) (ab81292) C)磷酸苏氨酸 (pT) (ab81551)。D. 双磷酸基 (pT/pS) (ab32525)。

已在多种应用中进行验证

每种 RabMAb® 一抗在放行前平均在三种推荐应用中进行了验证。对于 IHC,所有 RabMAb® 一抗均在福尔马林固定和石蜡包埋 (FFPE) 的人组织阵列上进行检测,以更准确地验证抗体灵敏度和定位。

​​图 5. Caspase-3 (Pro) RabMAb® 一抗 (ab32150) 经过 A)HeLa 细胞裂解物的蛋白免疫印迹检测、B)FFPE 人宫颈癌组织的免疫组化检测、C)Jurkat 细胞的流式细胞术检测,以及 D)HeLa 细胞的免疫荧光检测的验证结果。​

在我们的 RabMAb® 一抗目录(14,000 多种抗体)中找到您的靶标

参考文献

1. Rossi S et al. Am J Clin Pathol. 2005 Aug;124(2):295-302 (2005)
2. King DJ. Applications And Engineering Of Monoclonal Antibodies (2007)
3. Pop ME. J Immunol Methods 28;341(1-2):86-96 (2009)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