肿瘤微环境与免疫系统海报

​​通过我们的免费海报了解肿瘤微环境中肿瘤和免疫细胞之间的不同相互作用。

在此下载我们的肿瘤微环境和免疫系统海报。


肿瘤微环境–概述

几十年来,癌症研究一直聚焦于肿瘤细胞,但它对周围存在相互作用的细胞和组织(“肿瘤微环境”)的影响却没有得到同等程度的关注。癌细胞与其基质之间的相互作用对肿瘤的存活和进展至关重要,同时也破坏了免疫系统对进展中的肿瘤的监视。在肿瘤内,基质可由内皮细胞、成纤维细胞、脂肪细胞和免疫细胞组成,这些细胞与癌细胞在距离上挨得很近。

“种子与土壤”假说

19 世纪的英国外科医生 Stephen Paget 针对宿主与癌细胞之间的相互作用首次提出了“种子与土壤”这一假说。他认为癌细胞(“种子”)选择性地转移到促进肿瘤形成的微环境中(“土壤”)。

“播种”后,癌细胞积极地破坏它们的微环境。癌细胞通过释放大量旁分泌生长因子、细胞因子和代谢物来实施破坏。这些因素会产生影响;生成为肿瘤供氧的新生血管;干扰周围基质中信号和代谢;以及掩藏来自免疫系统的癌细胞,以防止其破坏。这些微环境的变化为癌细胞创造了一个允许其生存和生长的niche。肿瘤微环境同样还具有临床相关性,因为它可以影响癌症患者的预后,并可能产生耐药性,导致癌症潜在的复发和转移。

肿瘤微环境信号

肿瘤细胞还含有 CXCR4, 即 SDF-1受体,因此基质 SDF-1 能够通过旁分泌效应直接刺激肿瘤生长。转化生长因子-β (​TGF-β)招募 EPC 进入微环境,参与成纤维细胞向 CAF 的转化,而血小板源性生长因子 (PDGF​)参与招募成纤维细胞并诱导其增殖。​

VEGF 并不直接招募成纤维细胞,而是通过产生功能失调的血管化间接支持微环境变化,从而允许血浆渗漏,吸引成纤维细胞和其他细胞。肿瘤分泌的蛋白通过生长因子和蛋白酶来降解细胞外基质,影响细胞运动和黏附,从而改变微环境。

基质细胞分泌 ECM 蛋白、细胞因子、生长因子、蛋白酶和蛋白酶抑制剂。金属蛋白酶组织抑制剂 (TIMP是 MMP 的内源性抑制剂,可能通过平衡 MMP 的蛋白酶活性来使平衡从促血管生成环境转向抑制环境。

抗肿瘤反应

抗肿瘤免疫反应起始于因肿瘤扩大以及死亡或垂死肿瘤细胞释放“危险信号”导致的局部组织损伤。然后,一个成熟的树突状细胞将获得的肿瘤抗原递呈给前哨淋巴结中的 T 细胞。

NK 细胞、Th1CD4+ T 细胞和分泌IFN-Y 释放溶细胞颗粒的​ ​CD8+ CTL 的促炎细胞介导的免疫应答是有效消灭肿瘤细胞所必需的。然而,免疫介导的肿瘤细胞消灭途径存在许多障碍,包括调节性 T 细胞、MDSC、肿瘤来源的外泌体、抑制性分子(包括 MICA、CD47EBAG9 CD274SPI-6) 以及免疫抑制性细胞因子(如 IL-10 和 TGF-β

Tumor microenvironment – an overview
注册